您好,欢迎访问《毕苏斯基》 网站地图

服务热线

淘宝天猫旗舰店店铺

首页

互联网就像一条从主干道上斜刺里长出的分叉路,不少踏上这条分岔路的人,从此改变了命运。

它的造富神话,历来震撼人心。近日,《2018胡润百富榜》正式出炉,前十名中互联网从业者占据半壁江山,马云家族凭借2700亿身价,再次登上中国首富宝座,马化腾则以2400亿身价位列第3名,而雷军凭借小米上市杀入前十,其中拼多多黄峥成为今年最大黑马,首次上榜便杀进前15名。

因上市“造富”的,除了这些名列富豪榜的,还有一批实现财富自由的,比如曾任职于盛大、巨人的岳弢。

盛大上市时,手握近千万人民币期权激励的他,挖到第一桶金;巨人登陆纽交所时,作为三大创始人之一,岳弢实现财务自由,年仅30岁便过着“退休养老”的任性生活。

踏上这条“造富”之路,源于2002年的一次选择。

14年前被史玉柱从盛大挖到巨人,岳弢已经忘记离开时到底有没有见陈天桥,但在盛大面试时陈天桥给他讲的关于一个熊瞎子掰苞谷的故事,他说他能记一辈子。

那时候,25岁的岳弢到上海闯荡,同时收到4家公司的offer,其中盛大给的薪水是最低的,足足比最高那家低了三倍。这样悬殊的条件,按常理不难选择,但左思右想一晚上,岳弢最后却去了盛大。

选择的理由是,当时陈天桥跟他说,人不能瞎熊一样一路掰苞谷,最终你拿到手的可能是最小的,别家公司只提供一个生存饭碗,而盛大给的是舞台。

于是,这一年2月21日,岳弢成为盛大网络工程师,工号65。

众所周知,盛大是做游戏起家的,那段时间正是盛大游戏起来的阶段。而岳弢是骨灰级游戏玩家,虽然出生于普通工薪家庭,但由于他的几个叔叔是挖煤的,特别有钱,于是他得以把红白机、世嘉的8位机、三国志街机等等都玩遍。

因此,岳弢在盛大的那几年,也与当时蒸蒸日上的盛大一样意气风发,不仅提前一个月转正,而且成了晋升最快的员工,从网络工程师到《传奇》技术项目经理、到网络部经理再到网络技术中心副总监,前后也就半年时间。

到年底的时候,他连续被公司授予“优秀员工”和“优秀管理者”,陈天桥亲自给他颁奖。“双冠王”的加冕,那是何等风光。而且还得到了一笔税前近千万人民币的期权激励,当盛大网络在2004年4月赴美上市时,岳弢从一个一无所有闯上海滩的“屌丝”,跃升有房有车的富裕人士。

“如果要论感情,我对盛大的感情会更深一些,毕竟是初闯上海滩一无所有的时候,桥哥给了我第一桶金,他的思考方式和行为对我事业的影响,无人能及。”后来在一次采访中,岳弢如此说。

岳弢参加“盛斗士筹备会”

这样的人,非池中物。

果不其然,就在盛大网络赴美上市没多久,背负巨债决意“东山再起”的史玉柱以“朝圣”的身份,拜访陈天桥与盛大游戏的人,请客吃饭是必不可少的。在几次推杯换盏间,史玉柱开门见山邀请岳弢和林海啸一起创业,并许以20%的股权。

谁也没有想到,就这样谈妥了。两人带着盛大游戏里《英雄年代》的项目组,与史玉柱一起创办了“征途网络”(上市后更名为巨人网络),随后打造了后来红极一时的爆款游戏《征途》。

一下子失掉两名大将,坊间传言盛大掌舵者陈天桥为此盛怒,跟史玉柱“闹翻”。关于这次出走,有人说是因为盛大游戏起来后,空降了很多外部职业经理人,与岳弢这些“元老”发生比较大的冲突。

真正内因,无从得知,但这次“背叛”事件发生后,岳弢几乎与陈天桥切断了联系,直到2012年12月,突然接到盛大的电话,邀请到陈天桥家去坐一坐,时隔8年,岳弢才再次与陈天桥“重逢”,当时在场的还有张勇(现阿里CEO)、凌海等人。那时候,岳弢早已离开巨人,正在如火如荼进军电商领域。

“我真的非常激动,非常激动。盛大的文化,就是无论多久都觉得是盛大的人。”岳弢说。

2017年底,岳弢再次被陈天桥邀请前往美国,在一个包厢里,把唯一的科比签名篮球作为奖品,送给了岳弢,那感觉岳弢形容“就像十几年前的延续”。

对于陈天桥,岳弢坦承“我是很怕陈总(陈天桥)的,做错事,他骂你骂得有理有据。我不记仇,我就记得我很怕他。整个盛大都说他是不怒而威。”

相比陈天桥的“不怒而威”,史玉柱则亲和很多。跟史玉柱在巨人混的那三年,两人一起抽烟、喝酒、玩游戏,完全没问题。很幸运的是,三年时间,巨人网络便火速赴美上市,作为创始人之一,岳弢的身价随之水涨船高。那一年,他才29岁。

没多久,身价暴涨的岳弢离开了巨人,跟林海啸一起移民新加坡,每天以吃喝玩乐为主,过着有钱有闲的“退休”日子,好生快活。

财富带来的除了快感,还有膨胀的自负心。岳弢坦承,那段日子确实有点飘,毕竟财大气粗、年少轻狂。2008年的时候,甚至和林海啸人手一辆全球限量100辆的宝马750纪念版,目的只是“装逼”。

这样的日子过了两年,孤独感向岳弢袭来。“我有点迷茫吧,我不知道我想干嘛。”岳弢这样自述。儿子的出生,让岳弢下定决心出来做点投资。只不过,那时候也不过是囫囵吞枣地凭感觉投资。

2011年的时候,他以前在盛大的同事梁建武找上门,建议做一张涵盖所有卡的一卡通,两人一拍即合,于是2012年10月店店通正式上线,光是投资不过瘾,岳弢还亲自披挂上阵,“追加600万投资让CEO让位”,很可惜没有做起来。

这种凭感觉“乱投”的状态,直到2013年初的非洲之旅才结束。这次旅行,他是去给谭群钊做伴的,当时谭群钊刚从盛大游戏CEO位置离开没多久,陈天桥公开给出的评价“有功有过”。

然而,冥冥中自有天意,正是在这次特殊非洲旅行中,他们找到了日后的合作伙伴吴智勇、杨守彬,四人一起组成了创投圈里著名的“丰厚资本F4”——Founder 4,向投资圈发起冲击。

“我们四个人,年龄相近,性格融洽,能力互补。”吴志勇这样评价四人的合作。

就像歌曲里唱的,人生没有白走的路,每一步都算数。从无名小辈,到盛大“双冠王”、巨人创始人,再到丰厚资本F4之一,岳弢所走的每一步,离不开互联网。

时也运也,互联网这个大时代潮流,已成就了一批人,未来也必将影响更多的人。

作者:电商报 李迎

(本文为电商报作者原创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)
来源:百家号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时间:
18-10-12

2
 

  文/ 岳弢 (曾就职于巨人、盛大 现任店店通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)授权搜狐IT发布

  盛大和巨人两家公司的做法不一样。盛大比较正统,巨人就是可以出奇兵。他们俩一正一邪,跟着他们我会精神分裂。陈老板是个正统的战略家。不好说具体事件来解释什么叫正统,这是感觉。你看,史总不是政协委员,陈总就是政协委员。

  钱让人孤独

  巨人上市后,汪小菲等朋友打电话给我:恭喜啊老岳,你这下发了。当时巨人的股价涨得很高,我有了很多钱。不过,当时我一点感觉都没有,只是觉得累,不容易。创业都很苦,征途这孩子终于长大了。我问我老婆,我怎么没感觉呢?她说你原来可能有过期望,现在你没有期望了,就无所谓了。

  我在巨人2006年就只是挂职了,但那时候还觉得它有点意思。我没事还是去一下,找几个朋友关心关心这个游戏。玩游戏觉得不爽,给他们提提建议让他们改啊。上市后,我真的没太关注它了。

  林海啸(征途主创,2006年事实上已离开巨人)和我一起移民去了新加坡。去国外待了一阵儿,我认识了很多牛人,但感觉这些人(跟国内的牛人比)也没啥区别嘛。跟太高端的人混过后,看问题的角度就是,我有点飘了。

  我有点刻意地装逼。其实你刻意地不去装,也改变不了。2008年,我那会儿真是……我和林海啸一人买了一辆全球限量100辆的宝马750纪念版(BMW 7系的30周年纪念版, 2007年底上市,时价177.5万元)。多装逼!装逼到真是很无聊,后来我俩都把那个车卖了。

  我很屌丝的时候,就和盛大那帮人一起打拼,相当于我跟着老陈(盛大创始人陈天桥)创业。到巨人的时候,我相当于创始人之一。也还是屌丝,只不过在盛大挖到了第一桶金,买房买车什么的难度不大了。

  但那段时间,我不太会主动联系他们(盛大、巨人时的老同事)。我不愿意跟比我级别低的人交流。别人请我吃饭,如果去的地方不算好,那我就不去喽。我说,我请你吃喽,然后肯定去最贵的地方。

  这相当伤人。你没打心眼里认可别人,别人是能感觉到的。当你打心眼里认可别人,别人也能感觉到。大伙也疏远了我。

  没事做,就去参加聚会,玩就玩了一年多。还买房子玩,国内国外到处买,投资这个投资那个又整了一年多。后来觉得没劲,就宅在家里。唉,真不知道该干嘛!我打发时间最多的就是看电子书。什么书都看。看玄幻,盗墓笔记;也看历史小说,比如大清帝国。也看韩寒的书。我还看金融书籍。但是我没想过为了学什么而看。

  我那时三十一二岁,待在家里上上网,游游泳—有点退休养老的感觉。我有点迷茫吧,我不知道我想干嘛。

  史总(巨人创始人史玉柱)前两年去新加坡的时候我们还碰碰头,但也很少。跟谭总(盛大创始人之一、前盛大游戏董事长谭群钊)接触也少,他偶尔去新加坡会看我一下。他说岳弢你在新加坡挺休闲的,不打算回来做点事儿?我说我没想好。然后我反问他,你不是要周游世界吗,怎么还不出行啊?

  真沉下来思考自己该干嘛,是2009年9月30号,我儿子生下来了。我老婆说了一句玩笑话:你没事投资点东西,玩点东西,以后你儿子问爸你是干什么的,你咋说啊?跟你儿子说你爸是富二代?我也开玩笑,说对,我是富二代。但我不是富二代,我几个叔叔是挖煤的,很有钱,他们家很早就有了红白机(任天堂游戏机),我家里以前穷。我老婆说的话挺触动我的,万一我不去做点事儿,我儿子以后觉得这当爹的怎么成天在家里不干活。我觉得不行,责任上我得给儿子做个榜样。

  突然就有一种孤独感。我挥霍了差不多3年时间,没朋友。谁没年轻过呢,那时我年轻。现在,我主动联系他们,没事儿就拉出来喝酒啊。只要有空,大家一定要聚。交友,不是交身份,是交朋友。要交真性情的朋友,英雄会(从中)出现的,我现在绝对不会小看任何一个人。帮我的,对我好的,我就会对他好,对吧?如果人都做不到这一点,那真是没意思,活着都没意思。

  俩老板

  我是很怕陈总(陈天桥)的,做错事,他骂你骂得有理有据。我不记得骂我的具体情况了。我不记仇,我就记得我很怕他。整个盛大都说他是不怒而威。其实陈总还是挺温情的。他会看一些关于小孩的书籍。没事儿陈总还会拉着你唠唠家常:有空就陪老婆,别在外面瞎应酬啊。我就跟他说陈总没应酬,忙都忙死了。他要是比较喜欢你,他就跟你是兄弟。

  我离开盛大的时候是技术保障中心副总监。按正常的流程见了陈总……其实我都忘了见没见,太久远,已经快10年了。我跟林海啸当初应该算是被史总(史玉柱)从盛大挖走的,听说为这两人闹过脾气。但我从没见他们俩在同一个场合出现过,怎么闹矛盾?没机会。

  史总是大风大浪过来的,他亲和力特别强。没烟了,他说哎给来一个,你就给他一个。他跟我们一起抽烟、一起喝酒、一起玩游戏,完全没问题。

  我是骨灰级玩家。我从红白机、世嘉的8位机玩起。高中时候我逃课去玩三国志街机。大学通宵打游戏。一个游戏玩七八遍,玩完每个场景下不同选择的不同结果,不然就不爽。玩征途也是玩疯了,每天玩到凌晨三四点。

  史总可不像一般的骨灰级玩家。他会从一个玩家的角度来看问题,所以他很牛。征途这游戏是我们设计出来的,但我们对征途的理解绝对没他深。我们设计这个道具是干这个事儿的,史总就拿它演化出很多玩法。有的玩法我们都不知道。史总精力旺盛,有的时候他玩得不爽了凌晨给我打电话,我们就聊游戏数值、聊配平、聊策划该怎么改。

  他对产品是真的专注。脑白金还是很赚钱的,理论来说应该关注赚钱的玩意儿,但我没听他说其他的事儿。他关注游戏,这个游戏还没赚钱呢。2005年左右,刘伟(现巨人网络总裁)还是脑白金的负责人,刘伟都说老板今天还管不管了。

  一到我们喝酒,史总就讲很多故事,但我们不适合讲他的故事。他是真性情的,偶尔讲一讲他的历史。他说做人要诚信,我当年只是想还完我的债,后来就被人家炒作。

  盛大和巨人两家公司的做法不一样。盛大比较正统,巨人就是可以出奇兵。他们俩一正一邪,跟着他们我会精神分裂。陈老板是个正统的战略家。不好说具体事件来解释什么叫正统,这是感觉。你看,史总不是政协委员,陈总就是政协委员。

  陈老板和史老板都属于不为人所动的人,就是我打定的主意就不能动了,一定要照这个东西去做。陈总的战略高度太高,史总也说陈天桥的战略真的很厉害。但我觉得有些东西走得太早。现在看盒子是没问题的,有可操作的空间,但在那个时间就没有,太早。陈老板打定主意后,下面的一大部分人会去做。史老板打定的主意呢,可能有一部分是不需要下面人去做的,他自己能完成。史老板的直感太好。他跟着市场走,或者他会走到这个市场的前面。他转型,整个巨人就跟着转。

  史总真的是过来人,一个很好很好的企业家,不管跟谁我都这么讲。他真的不克扣员工,做老板就要做成这样。一开始创业,我就保证我们员工的水平一定在业内平均水平的中线以上。做企业管理,最基本的准则是不能靠激情。你靠激情压得比中线还要低很多,最终你会发现员工没办法安心做事情。不管是来自社会攀比,还是家人的压力、自我的生存压力,都会让他很难做。

  岳弢简历:

  1977年 生于平民家庭,自小爱打游戏

  2000年 毕业于中南大学

  2002年 由陈天桥和谭群钊亲自面试进入盛大;在盛大期间升职迅速,该年9月即成为技术保障中心副总监,年底得到了一笔税前近千万人民币的期权激励

  2004年 以征途团队联合创始人的身份被史玉柱挖角

  2006年 挂职巨人;征途已大获成功,在游戏业岳弢已无太多追求

  2007年 巨人上市,岳弢成亿万富翁

  2008年 正式离职巨人,移民新加坡,开始一段游手好闲的时光

  2009年 岳弢儿子出世,他开始琢磨着不能混日子了

  2011年 经一年左右的调研、摸索,创立O2O企业店店通。岳试图把中国的服务业搬到移动互联网上

  2012年 店店通业务正式上线
来源:搜狐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时间:2013年04月15日

【查看更多】

其它产品